中文 | English

必赢bwin资讯

当前位置: 必赢bwin / 必赢bwin资讯 / 中国中医药报刊登必赢bwin肖相如教授的文章《非读书不足以成大医》

中国中医药报刊登必赢bwin肖相如教授的文章《非读书不足以成大医》

发布时间:2009-09-01 编辑:bucm 阅读次数:

《中国中医药报》2009年8月31日第八版,刊登必赢bwin肖相如教授的文章《非读书不足以成大医》,全文如下:

 

非读书不足以成大医

 

中国中医药出版社于21世纪初出版了一套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,基本包括了20世纪以来中国的名医。我用了3年多的时间将这套丛书大致读了一遍,每位名医都有独到的经验,都在不同领域有建树,有不同的经历,如果从成才的过程来看,则是一致的,那就是读书与临证。在读书与临证二者之中,读书是成才的决定因素。医术、医德和敬业精神都与读书的质和量成正比。

在当代名医中,蒲辅周和岳美中是最为杰出的代表,而蒲老和岳老也是所有的名医中读书最多、最为刻苦的榜样。同时,二老也是医德最高尚,最为敬业,将中医看得比生命更重要的典范。

下面是蒲辅周读过的书目:

《黄帝内经》、《备急千金要方》、《外台秘要》、《证治准绳》、《张氏医通》、《本草纲目》各一遍;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、《温病条辨》、《温热经纬》、《伤寒温疫条辨》、《伤寒指掌》、《金匮翼》、《医学心悟》各二遍。

以上只是1955年调到北京后系统读过的书目,在其一生中只是读书、临证,戒除一切嗜好,所读书目几乎包括了从《内经》、《难经》以下至清代各家的重要著作。

蒲辅周最推崇的著作为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、《温病条辨》、《伤寒温疫条辨》。

蒲辅周认为,学习中医应以《内经》、《难经》、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、《温病条辨》、《温热经纬》为主。他说:“《内经》、《难经》是中医理论的基础,如果没有好的基础理论,就谈不上学好临床。如果仅读点汤头、药性去治病,那是无根之木。”又说:“学《伤寒》、《金匮》宜先看原文,勿过早看注释,以免流散无穷。”

蒲辅周对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二书推崇备至。他曾回忆说,在刚开始应诊时,由于家传的缘故,求诊的人较多,有有效的,亦有不效者。为此决心停诊,闭门读书三年,把《内经》、《难经》、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、《温病条辨》、《温热经纬》等熟读、精思,反复揣摩,深有领悟。以后在临床上就比较得心应手。他说:“当时有很多人不了解我的心情,认为我闭户停诊是‘高其身价’,实际上是不懂得经典的价值所在。”

在蒲辅周的家中,全是医书。对此蒲辅周说:“学业贵专,人的精力有限,我的智力也在中人而已。如果忽而学这,忽而看那,分散精力,终竟一事无成。”是以蒲老数十年来,对琴棋书画这些雅好,从不一顾。平生嗜于医,专于医而精于医。

蒲老临终前对其儿子蒲志孝说:“我一生行医十分谨慎小心,真所谓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。学医首先要认真读书,读书后要认真实践,二者缺一不可。光读书不实践仅知理论,不懂临床;盲目临床,不好好读书是草菅人命。你要牢牢紧记!我的一生就是在读书与实践中度过的。”

从蒲辅周的用方中,可以看出,蒲辅周是真正的苍生大医。组方时尽量用便宜药,贵重药尽量用功用相同的便宜药代替。和现在的医生尽捡着贵药开,处方尽往大处开、贵处开,形成鲜明的对照。

岳美中是中医学史上的特例,他既无家传,亦无师承,完全靠自学而成的中医大师。博学、精研、宗三家,这是岳美中的治学之道。

博学者,岳美中一生涉猎医籍4000余种,上至《内经》、《难经》,下至各家。精研者,对经典反复研读,对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每年都要温习一遍,临床亦以善用经方而著称。宗三家,在古今医家之中,崇尚张仲景、李东垣、叶天士三家。岳老晚年订的自律条款是:

一要有恒。每日除有特别事情外,要按规定时间温课,不得擅自宽假。“勤能补拙恒斯效”,是我自撰的格言。倘若不严已律已,时作时辍,在日暮途远的年岁,是不能完成计划的。

二要专一。除临时有特殊需要外,不得见异思迁,须有始有终地完成一种后,再改做另一种。“主一无适”之谓专,非专,则不精、不深、不透。当然,精也是需要的,但精也是为了专,要出成果,还要归结到专一。

三要入细。在临床上遇到复杂大证,也时有碰壁。追思其故,是学习不够入细。读书如果只学皮毛,不深入骨髓;只略解大意,不掌握规律,只粗涉藩篱,不步入堂奥,必然是临大证不能解,临细证不能入。

四戒玩嬉。记得章次公先生曾说过:他学医时,章太炎先生曾引导说:“学技要专,即诗词亦当所戒。”以次公素好诗词也。花繁者实少,旁骛者无成。要想对一种学术深造有得,达到左右逢源的地步,非下定决心,付出最大努力,是不会成功的。

五戒嗜好。要完成温课计划,必须摒除一切无益的嗜好。于衣于食,不求肥甘,不务华美,随遇而安,自甘淡泊。否则必至躁扰不定,不能探深致远。古今学者,蔽衣粝食,非故意标新立异,自鸣清高,是志在知识,无暇顾及其他。典范尽多,宁容自弃。我规定自己,不独烟酒不事讲求,衣著亦很简朴,免得耗费有限的光阴。

岳老的格言是:治心何日能忘我,操术随时可误人。

岳老强调,作为一个医生,治医之时,有两条至为重要:治学,要忠诚于学术的真理,直至系之以命;治病,要真诚地对病从负责,此外,决无所求。

这就是岳老的境界。

现在很多人认为,中医不能振兴的原因是临床出了问题,既临床不够,所以提倡要早临床、多临床。其实中医临床疗效的好坏,除了与临床的时间长短、经验是否丰富有关以外,更重要的是有没有正确的理论引导。中医的临床医生并不少,少的是疗效好的医生,少的是像蒲老、岳老这样的大医。临床疗效差的原因是不读书,没有掌握中医理论的精髓,不能用中医的理论正确引导临床。现在许多中医医生,特别是大医院的中医医生,满脑子都是西医的东西,提到炎症,就是想什么中药具有消炎作用;提到病毒性疾病,就是考虑什么中药可以抗病毒;提到糖尿病,就是想什么中药可以降糖,等等。中医这样治病,疗效怎么提高?

1993年,北京协和医院外科的一位教授得了糖尿病,老是烦躁不安,疲乏无力,出汗,他跟我说,是糖尿病损害了他的神经系统,十分紧张,自己没有办法治疗了,想试试中医。我给他开的方就是《伤寒论》中的白虎加人参汤,几服药就好了。中医对此的认识是,证属阳明热盛,伤津耗气。里热炽盛,扰乱心神,所以烦躁不安;热盛迫津外泄,故汗出;热盛伤气,故疲乏无力。白虎加人参汤就是清热益气生津的方,里热去除了,没有热邪扰乱心神了,也就不烦躁了;没有热邪迫津外泄了,也就不出汗了;没有热邪损伤正气了,加上人参可以益气生津,所以就不疲乏了。如果不按照中医的理论来辨证,而是老考虑糖尿病的问题,显然这个病没法治疗。

引导上述案例治疗的理论来源于《伤寒论》,我要表达的意思是,学不好《伤寒论》,这个病人是不可能治好的。中医的经典著作蕴含着中医理论的基石和精髓,因为现在没有办法用现代汉语将经典中的理论进行完整、准确的表达,所以现在学中医没有捷径可走,必须读经典,必须读原著。大家绕不过这道坎,对个体而言,你要学中医,你要想成为合格的中医,要想成为像蒲辅周、岳美中那样的大师,你就必须像他们那样去读书、读经典;对于国家和民族而言,要想振兴中医,就必须要求、鼓励中医读书、读经典,并为他们读书、读经典创造条件。舍此无他途。

振兴中医的关键是提高中医的临床疗效,提高中医临床疗效的关键是培养出合格的中医,培养出合格中医的关键就是读书,特别是读中医的经典著作和历代医学名著。

(宣传部)